不要了


「不要了。」

「什麼東西不要了?」

妳沒有答腔,兀自從被窩裡伸出白嫩的手四處摸索著。

「在找這個嗎?」我遞過去了放在床頭櫃上的都彭打火機。

淺淺的對我笑了一下,妳點起維珍妮涼煙,我隨手抓了個枕頭丟過去,好讓妳墊在身後。

妳坐了起來,猛抽了一口。我好整以暇:「說吧,我的小公主。」

「什麼事讓妳不快活了?」夜太黑,我只能用感覺去捕捉妳的喜樂傷悲。

「唔,」

「邦傑,你對我太好了。」

我若有所思,「嗯?」

我不是笨蛋,更不是情場上的新手,我當然知道女人口中的『太好了』是什麼意思……我的小公主啊,妳有話就好好講,何必意有所指?難道我們在一起三年,只值得妳一句『太好了』?

從抽屜裡摸出了我的Davidoff,「怎麼說?」平常不大抽煙,此刻居然也需要用它來讓自己鎮靜麼。我旋開了床頭燈,笑笑的:「我對妳太好了,以致於妳無法承受?還是無法招架?」

看見了妳哀愁的面容,我突然變得不忍心再『造句』下去了。

妳不發一語,低下頭去數著腳指頭。我清楚得很,那是妳心理的投射,每次心虛的時候總會習慣去數數腳指頭。我好想好想緊緊的擁著妳,告訴妳……

腳指頭永遠只有十隻,愛妳的永遠也只有一個我。

「我們,我們……太熟了。」妳輕輕的掙開我,囁嚅的說。

「我腦裡想什麼,邦傑,你總是第一個知道……」妳朝天花板吐了個漂亮的煙圈,「這樣的愛情不好玩,」

「我不想要了。」

「你對我實在太寵愛了,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我還年輕,這會讓我窒息。」妳怎麼哭了起來,我慌了手腳,不知道該先遞面紙給妳,還是溫言問候。

「我真的要不起,」

我再也忍不住,緊緊的抱著妳,「妳希望我怎麼做?」我開始想像電視廣告裡的場景,「妳想要幾分熟的愛情?」

「放我自由吧,雖然我知道我以後一定會後悔的……」妳的冷靜寫在臉上,那是我從未看過的表情。

「妳……我哪裡不好?」我開始口齒不清。

「不,你很好。」堅毅的,妳這麼說。

我不曉得,好與不好該如何界定。

「讓我去外面的世界闖一闖吧,以後的日子裡我一定會常常想你的。」

我緊抿雙唇,面若寒霜。

「我知道,我以後一定會後悔離開你的……但是現在不高飛,我馬上就會凋零死去。」

兩雙目光交會的那一刻,我竟迷惘了。

所有的武裝,就像妳臉上的妝。緩緩的剝落了……

親愛的,我們該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