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親愛的保姆



據說在我出生兩個月之後,爸媽因為工作忙碌的緣故,便將我託給一位慈祥的長者照顧,也就是所謂的「保姆」。不過名義上雖為保姆,但感覺卻也像是我另外一位外婆。

儘管保姆只照顧我兩年多的時光,但卻讓我留下許多鮮明的印象。在那新竹鐵路局宿舍裡,有我童年的許多回憶。小時候總喜歡躺在塌塌米上仰望天際,雖然當時還不到三歲,但似乎早熟得足以望穿許多事物。

兒時身體不好,也讓保姆費心照顧,還記得當我們舉家北上的時候,真有一種捨不得離開新竹的感觸。雖然後來都在臺北市發展,但偶爾逢年過節仍會回新竹探望保姆全家。叔公和阿婆(我對保姆的暱稱),宛若我的外公、外婆那樣親切。

只可惜後來鐵路局宿舍拆遷,和保姆他們失去了聯絡,也因此好幾年沒有音訊,直到最近才輾轉得知保姆全家的消息,故而最近特意南下新竹探望。

看到保姆的時候,我忍不住緊緊握住她老人家的手,雖然阿婆已經高齡八十九歲了,但還是我印象中那位幽默、慈祥的長者模樣啊。緣份真的很奇妙,很高興這次有機會再度能夠拜訪保姆全家。

如果沒有保姆當年像是疼孫子般的照顧,也許我的童年回憶裡將會有一段空白和遺憾。謝謝上蒼,讓我再次和保姆一家人相遇。我也要在這裡跟叔公、阿婆說聲我愛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