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世代的閱讀觀察:年輕人還看書嗎?


身為一個愛書人,日常生活中最愛做的事情莫過於泡杯咖啡、沉浸在書香的世界裡,或是定期參加讀書會,和三五好友一起就書中的篇章進行切磋、互動。甚或看到喜歡的書籍,就會在臉書(Facebook)上頭分享,希冀把書本給自己的感動傳達給更多人。

但我慢慢發現,很多人雖然喜歡在Facebook轉貼文章、在LINE傳送各式各樣的貼圖,藉此抒發心情;但有些時候,卻無法真正表達出自己的心聲,甚至在對話的過程中常有溝通方面的障礙。

大家也發覺到了,年輕一代的朋友看書的頻率似乎降低了,除了一些必備的參考書、工具書或漫畫、小說,彷彿也比較少看到他們會主動涉獵其他的書籍,或是翻閱報章雜誌。

剛好最近常有機會到大學校園演講,我也藉此和這群伴隨臉書、智慧型手機成長的新世代有更多的機會交談,也進一步瞭解他們觀察這個世界的管道與模式。

先撇開看書不說,被媒體喻為「滑世代」的年輕人,幾乎已經不大看報了!有些人連雜誌,也只是偶爾到咖啡館、速食餐廳或理髮店消費時才會翻閱。不可否認,紙媒和書本正逐漸從他們的視線中遠離。年輕世代攝取資訊的主要來源,則不外乎是社交網絡、網路媒體或是方便的手機App。

看看捷運上的風景,幾乎十個年輕人就有八個在滑手機,不是在和朋友聊LINE、Facebook,不然就是在對戰玩遊戲,或是聚精會神地盯著小螢幕追劇。顯而易見地,滑世代的閱讀文化與行為已經形成一種轉移,也和過往大不相同了。

根據《遠見》雜誌在2014年所做的「全民閱讀大調查」,發現國人每月讀1.7本書,這個數據不但比以往來得低,《遠見》更發現國人閱讀風氣正呈現微幅的下降,包括購書量、閱讀時數與購書經費等幾個重要的指標,也都較四年前下滑。

而從國家圖書館在今年二月所公佈的圖書出版趨勢報告中也不難發現,臺灣新書出版總(種)數量正持續下滑,104年更首度跌破4萬種,創下十年來的新低點。

整體而言,這自然和國內總體經濟表現欠佳,影響民眾的購書意願有關;但更值得注意的是社會大眾開始習慣網路文本的閱讀,碎片式的速食視聽閱讀習慣取代了傳統紙本的閱讀方式,社會大眾在時代氛圍的薰陶下開始貪圖各種快速、免費的資訊。

其實,說現代人不看書可能是未見公允的,因為在某些書店和每年的臺北國際書展還是可以看到不少人的蹤影,但重點是國人的閱讀習慣已經開始有所轉移,喜好也開始轉變。對於媒體、出版等相關產業人士而言,這無疑是一大警訊,因為有72.6%的民眾認為看網路新聞也算閱讀,甚至有65.9%的人認為看臉書塗鴉牆的動態也算閱讀,但這樣的心態會造成排擠效應,大家對於一些出版社用心編撰的好書卻感到興趣缺缺,也不再花時間去看報。

根據中外學者針對閱讀紙本與數位閱讀之間差異的研究,發現人們利用螢幕閱讀,能記得的內容較少,心態上也比較不認真,故而紙本仍具有一定優勢。但伴隨滑世代的崛起,這群和臉書一起成長的世代原本就熟稔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等行動裝置的使用,也習慣盯著螢幕接受各種資訊。

五光十色的社會,有太多的因素容易讓人分心。表面上看起來,「上網時間增加」與「習慣使用行動裝置」是影響國人閱讀力衰退的主因,但其實事情的真相沒有那麼簡單。好比缺乏足夠好的內容,或是沒有針對行動裝置所客製化的閱讀工具,乃至於目前仍略嫌昂貴、僵化的電子書定價策略,也都是無法吸引滑世代的原因之一。

是以,要重新建立滑世代對閱讀的興趣,就必須多管齊下。除了持續投入資源產製各種優秀的內容,也需要針對年輕族群的喜好與需求進行了解,進而「投其所好」,重新擬定內容與行銷策略,再援引資訊科技的力量來吸引滑世代的眼球。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卻是刻不容緩的工作。

★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 本文原發表於「作家生活誌」、「臺灣出版資訊網

看看捷運上的風景,幾乎十個年輕人就有八個在滑手機,不是在和朋友聊LINE、Facebook,不然就是在對戰玩遊戲,或是聚精會神地盯著小螢幕追劇。顯而易見地,滑世代的閱讀文化與行為已經形成一種轉移,也和過往大不相同了。